信息-目录 | 小说首页 | 用户指南 | 现代言情 | 古代言情 | 完本葡京国际网站 | 书库 | 充值 | 作者福利
背景:

字体:

葡京国际网站

    汪晓澜心想:“以往夫君机巧多变,如今怎么不能审时度势?”

    见叶青冥不肯交出天书,徐婉音、华青雨、风尘子、郝灵、郝秀、如芊、如芃、如芕等不再迟疑,各祭法宝,光华闪烁,交相辉映,朝叶青冥狂攻猛打。

    她们也不求能伤叶青冥,只要拖住他,等凌夙仙擒住汪晓澜,此战便算胜了。

    只听叶青冥喝道:“落!”

    众女修的法宝便如流星坠地,应声而落,汪晓澜、凌夙仙以及众女修都倒吸一口凉气,齐声惊呼:“言出法随!”

    惊呼声尚未消散,众女眼前一花,叶青冥身法如电,欺近凌夙仙身前,施展擒拿手折断她双臂骨骼,凌夙仙的惨呼尚未冲出喉咙,脖子便被叶青冥狠狠掐住。

    单手掐着凌夙仙的脖子,将她提的双足离地,叶青冥手指牢牢扣住她颈后天柱、风池两大要穴,令她法力涣散,再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跟着扭头对众女修说道:“效忠本座,你们可以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叶青冥绝不会逼迫任何人,但在经历无数打击之后,他也像汪晓澜一样,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众女修面面相觑,郝灵、郝秀两姐妹突然转身,冲向秘窟洞口,徐婉音、华青雨、风尘子、如芊、如芕、如芃等也催动遁光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却见银光闪烁,一条长鞭如蛇舞动,将秘窟洞口封住。

    身穿粉裙的姜甜儿拦住去路,巧笑靓兮:“我姐夫的话,说的不够明白吗?要么效忠,要么……死!”

    先前叶青冥击败凌夙仙时展露的身手,快的不可思议,强的异乎寻常,众女修不仅自知不敌,更清楚逃生机会稍纵即逝,可被姜甜儿挡了一下,这一丝机会自然消失的无影无踪,况且,就算没有姜甜儿阻拦,她们就真能从叶青冥面前逃走吗?

    徐婉音和郝灵齐声说道:“叶真人,我等与你夫妇远日无怨,近日无仇,不过是到桃止山来做客,适逢其会,你与凌夙仙的仇怨,我们绝不敢过问,还请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叶青冥不答,手掌上泛起真火,烧的凌夙仙皮裂骨焦,血流满身,凄厉的惨呼在秘窟中回荡,凌夙仙拼命挣扎,但又如何能脱出叶青冥手掌?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众女修自然知道叶青冥是在杀鸡儆猴,存心立威!

    姜甜儿轻拢鬓边秀发,悠然说道:“屈膝投降或血战到底,就这么难以抉择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众女修皆在心中大骂:“狐假虎威!狗仗人势!你要不是叶青冥的小姨子,凭你的修为,也敢这么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一朝天子一朝臣!

    自己姐夫掌控了全局,姜甜儿自然小人得志,洋洋得意,若不趁机作威作福,威风一把,她怎么对得起自己?

    可对于徐婉音、风尘子等来说,既打不过,又逃不掉,况且凌夙仙正受焚身炼魂之惨,前车之鉴,就在眼前,她们人在矮檐下,怎能不低头?

    徐婉音第一个说道:“叶真人法力高强,妾身心悦诚服,愿意归顺。”

    跟着盈盈下拜,深施一礼,叶青冥淡淡一笑:“甚好!本座重履周天六道,正欲自立一教,弘扬大道,你皈依我教,当为元勋。”

    姜甜儿取出一块禁神牌,说道:“姐夫,她们刚刚皈依,未免野性难驯,还是禁锢了元神比较稳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众女修面色大变,元神一旦被禁,便终身受制,任人生杀予夺,丝毫不能反抗,试想汪晓澜被凌夙仙禁锢元神之后,千年岁月,吃了多少苦头?忍了多少难堪?

    若不是叶青冥强势归来,又有姜甜儿里应外合,内通消息,只怕汪晓澜永世不得翻身!

    徐婉音、华青雨、风尘子等均想:“汪晓澜落难,有她夫君搭救,可我若元神受制,却有何人来救我?况且,叶青冥的实力比凌夙仙强得太多,就算真有人肯来救我,又能敌得过叶青冥吗?”

    众女修忧心忡忡,可眼下的局面,又怎能容许她们说不?

    不料,叶青冥竟说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姜甜儿微微皱眉:“姐夫,你说不用禁锢她们的元神?”

    众女修又惊又疑,不知道叶青冥有何打算。

    却听叶青冥说道:“本座立教,与世间教派皆不相同,不必禁锢麾下教众元神,强行制约压迫,亦不必讲那些假仁假义,冠冕堂皇,大家想如何就如何,自在随心,而且,不论明攻暗算,你们若是能胜过本座,这掌教之位便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正所谓: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再简单明了不过!

    听了这话,姜甜儿和众女修均想:“以前就听说此人异于凡俗,所思所想出人意表,今日一见,果然率性而为,放荡不羁,但他究竟是真的自信,还是狂妄自大?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秘窟之外传来一阵大笑:“叶道友,你想独树一帜,自创教派,与天下群雄争衡,志大才高,当真令人钦佩!”

    

这番话看似褒奖,实则说话之人阴阳怪气,满是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几个身影霍然显现,或披袈裟,或穿血袍,有正有邪。

    叶青冥冷笑:“恕贫道眼拙,不知是何方强者降临?”

    身穿袈裟的菩萨说道:“本座法名普海,这几位是血狱的噬魂魔君,地府楚江王和圣境的湮云灵尊……”

    湮云灵尊打断他的话:“秃驴,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?咱们到这里来,是和他套近乎、交朋友的吗?他若不交出天书,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被当面骂做秃驴,普海菩萨心中大怒,面上却依旧笑得憨厚慈祥,只不过打定了主意,一有机会就痛下杀手,将湮云灵尊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昔年叶青冥广邀人手,并且周密布置,在炼狱谷设局对付北岳灵尊,却落得折剑惨败,如今普海、噬魂、楚江、湮云这四大天人合一境强者均不亚于北岳灵尊,此刻隐隐合围,局面之凶险,又岂是炼狱谷一战所能相提并论?

    叶青冥正色说道:“天书不在贫道手中,当年就被北岳灵尊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噬魂魔君大笑:“姓叶的,你编的这套瞎话是骗了不少傻瓜,据本座所知,恶刑魔君他们就赶往黄蟹岭找北岳灵尊了,可惜,谎言就是谎言,不可能骗过所有人!”

    楚江王一直没开口,此刻说道:“叶青冥,你在这东拉西扯,毫无用处,若再敢拖延,就让你尝尝抽髓炼魂的滋味!”

    叶青冥叹了口气:“唉,既然瞒不过你们,那也没法子,不过,就算我交出天书,你们四个又该怎么分?”

    普海菩萨口宣佛号:“阿弥陀佛,叶施主不要妄想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这四位天人合一境的强者都是多年苦修,老于人情世故的一方雄主,自然不会因为几句话挑拨,就开始相互拼杀。

    叶青冥尚未答话,湮云灵尊已不想再多费口舌,霍然出招,一掌拍向叶青冥左肩,要将他击伤擒下。

    修士对大道的领悟若是足够高深,便可得到天地认可,不再受到天地法则束缚,是为天人合一,每招每式,都蕴含天地运转的无穷巨力,因此沛不可挡。

    譬如地震、海啸以及电闪雷鸣等异象,便是天地巨力偶然外泄所致,而天人合一境强者能随心所欲的掌控天地巨力,自然不是普通修士所能抗衡,甚至以一敌万,也是轻而易举!

    见湮云灵尊一掌拍来,叶青冥竟似不敢招架,斜身闪避,跟着催动遁光,朝秘窟洞口逃窜。

    见叶青冥想脚底抹油,湮云灵尊步法变幻,掌力追袭而至,叶青冥再难避过,他身子仍旧向前,左掌却向后挥击,跟湮云灵尊硬拼一掌!

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湮云灵尊稳稳站立,叶青冥却面色苍白,显然伤的不轻,但他借着湮云灵尊的掌风,向前飘飞,终究逃出了秘窟。

    叶青冥轻吐一口浊气,正要施法逃窜,却听风声飒然,噬魂魔君拦住去路,普海菩萨和楚江王分别截断左右两侧,而湮泉灵尊亦已缓步走到叶青冥身后。

    四位天人合一境强者齐声喝道:“叶青冥,今日你插翅难飞,识相的,就交出天书,或许能保住狗命!”

    见叶青冥势危,汪晓澜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过去相助,姜甜儿死死的拉住她,因为姜甜儿很清楚,就算自己姐妹加入战局,也根本于事无补,反而会让叶青冥分心,她也很担心 ,只能不停安慰汪晓澜,同时也是安慰自己:“姐夫一向足智多谋,肯定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劝说,其实姜甜儿心里却很绝望,毕竟叶青冥被四位天人合一境的绝顶高手围攻,怎么可能保全性命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庭三大掌旗使正隐身于不远处,默默旁观场中局势,火掌旗问道:“叶青冥马上要死了,咱们现在出手吗?”

    瘟掌旗说道:“杀死叶青冥之后,噬魂、湮云他们肯定会开始抢夺天书,等他们打的筋疲力尽,咱们再出手也不迟!”

    雷掌旗却始终不说话,他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呐喊:“不对!不对!叶青冥向来狡猾,他要做什么事,总是事先周密布局,谋定而动,今日他怎么会如此轻率,身入险地,而不做丝毫准备?”

    叶青冥思虑周详,凡是熟悉他的人,都知道他很稳重,但天底下的任何事情,总有意想不到的变化,而一旦出现变化,事先的盘算很可能就用不上了,可叶青冥又非常善于随机应变,总能应对的很好,这才是叶青冥异于凡俗的地方,也是他强大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叶青冥来到桃止山,却看不出他事先经过周密的筹划,而当意想不到的变化出现时,也看不出他随机应变,所以雷掌旗觉得不对头。

    徐婉音、华青雨、风尘子、郝灵、郝秀、如芊、如芃、如芕等女修却准备趁机溜走,毕竟她们本就不是叶青冥的对手,根本无望夺得天书,眼下更连天人合一境的绝世强者都半路杀出,她们只想躲得远远的,至于天书花落谁家,她们压根儿不敢再过问。

    汪晓澜被姜甜儿拼命拉住,遥望着丈夫被强敌围困,不禁心如刀绞,分别千年,却只相聚片刻,难道丈夫就要命丧于此吗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汪晓澜已决意殉情,当年炼狱谷之战后,叶青冥生死未卜,她内心备受煎熬,但那时尚不确定丈夫的死活,她终究还有一线希望,可若丈夫当真死在眼前,那她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汪晓澜看到丈夫嘴角边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,身受四位天人合一境的强者包围,叶青冥居然露出了微笑!

    这微笑是如此的熟悉,每当叶青冥要施展阴谋诡计的时候,总会露出这样不易察觉的嘲讽笑容,而从少年时代起,汪晓澜就看过这笑容太多次,所以她又惊又喜,又觉得担忧:“难道夫君还有暗藏的手段,能化解如此险恶的危局?但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诡计都显得无比苍白,所以汪晓澜实在想不明白叶青冥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想的明白,那叶青冥也就不是叶青冥了!

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
作者有话要说:
水龙吟的微信号:NightMareSOS,欢迎书友加我,请多指教~~~

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hiebuy.com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(本站提供:传统翻页、瀑布阅读两种模式,可在设置中选择)

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"听"书

快捷键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