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-目录 | 小说首页 | 用户指南 | 现代言情 | 古代言情 | 完本葡京国际网站 | 书库 | 充值 | 作者福利
背景:

字体:

葡京国际网站

    自从雪月央有孕,南宫澈除了偶尔几日去馥灵宫瞧瞧贵妃之外,几乎夜夜留宿在碧凝轩,惹得后宫人人侧目,贵妃更是对雪月央承受的皇恩嫉妒有余又无可奈何,她只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,那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翠绢,你说本宫美吗?”贵妃坐在梳妆台前,死死盯着铜镜不放。

    “娘娘风华绝代,令众妃嫔黯然失色,岂会不美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风华绝代?这后宫,半百老妪美若天仙,豆蔻稚女倾国绝色,她们都比本宫还要好看,本宫怎会绝代?”贵妃不喜不怒的说着,用纤纤玉指抚过脸颊,笑得嫣然甚美,眼底却无笑意,近身侍女也不敢再作声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,果然还是容颜最重要了。”尤其是那些……比自己更美的。

    三月二十九便是太后的寿宴之日,天气格外明媚,按贵妃要求,宴席开在栽有许多粉杏树的俪丹殿。簇拥在漫天粉杏之中品酒赏花,又何不尝是一桩美事,也不枉贵妃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席间,太后一身华服雍容正居中位,皇后不在,便是贵妃与皇帝则相伴在其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今日贵妃气色极好,上套绯红孔雀锦衣,下着杏黄金缕牡丹纹纱裙,满头珠翠明铛,一色的嵌宝金饰,显得光彩照人。席间宾客早就听闻皇帝新纳的贵妃美貌倾城,上座那位确实如此,但一些眼力洞隐烛微的却不见其母仪天下之大气。

    魏嫣丹是何脾性太后再清楚不过了,难得寿宴,瞧见南宫澈对她连皇后都不曾有过的一脸温柔,方才心情大好,不管后位上的女人得不得宠,皇后只能是魏氏一族,既然蕊绽已讨得帝心,就让兰儿委屈几日,正好磨砺磨砺她,该改改性子了。

    待各方贺礼献毕,贵妃转过头来冲南宫澈盈盈娇笑道:“今日的歌舞虽隆重,未免刻板了些。母后跟皇上若是乏了,不如想个新鲜玩意儿可好?”

    南宫澈道:“爱妃有什么好主意,尽管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远远看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甚是亲密,不少妃嫔扭头朝雪月央投去嘲讽的眼神,似在笑她出身不贵,纵怀有龙胎也攀不了高枝。雪月央淡淡扫过那如针般的视线,都是平日与贵妃走得近的,今日她一袭浅紫盛装,别于往日的碧绿水蓝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,谈笑间仪态高雅,倾城动人,周座花枝招展的妃嫔皆因失去了色彩,为此不提其他也足以让雪月央成“众矢之失”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想宫中姊姐妹们个个大家闺秀,必然都身有所长,不如写了这些长处在纸上抓阄,谁抓到了什么便当众表演以娱嘉宾,母后皇上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不等南宫澈开口,太后颔首道:“这个主意倒新鲜,哀家喜欢,就按你说的来。”南宫澈却道:“万一抽中的纸签上写着的不是自己的长项,那就扫母后的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儿莫要担心,就算不是长项,皮毛总是懂得些的,哀家是不会降罪的,贵妃快下去准备吧。”看来太后是铁了心站在贵妃这边,何况筵席已经开了半日,丝竹声乐也听得腻了,见此一举,又是在皇帝面前出彩的事,纷纷跃跃欲试,都是存了十分争宠的心思。

    片刻,一瓷瓶被捧上大殿,太后身边服侍的老嬷嬷亲当抓阄的差事,第一个便是贵妃作寿舞一曲,贵妃曾舞霓裳羽衣舞冠压群芳,区区寿舞简直易如反掌,翩翩起舞,果然掀起一阵惊艳。

    后来的妃嫔俱是各显风流,书法、画作、诗词,的确难不倒。待凌小仪画完一副“寿星公贺图”,老嬷嬷继续抽出下一枚签。

    “哟,是季昭仪的,作《浣纱舞》一曲。”

    

季昭仪?季昭仪又是何人?莫说贵妃了,后宫的新人无一对此有印象。

    季昭仪……雪月央脑海顿时浮现那位素衣绝美女子的身影,“是她么……”

    贵妃不解的望向太后,太后笑得恰到好处——“说起来,皇帝也许久未曾见季昭仪了吧,这孩子自入宫起一直恪守宫规,安分守己,深得哀家喜欢。”突然她不再出声,视线同众人一样,聚焦在了一位缓步走到大殿中央的美人身上——

    绝色,堪称绝色!桃李之年月貌花容,一颦一笑皆是扣人心弦,女子细腻如脂的肌肤上裹浅桃如玉锦,下套百蝶戏花芙蓉裙,勾勒出极是婀娜的身段。她的美,不是太皇太后九重天仙的遥不可及,也不是雪月央惊骇世俗的绝色天姿,她就是一朵在清澈泉水中绽放的粉莲,晶莹剔透,纯美无瑕,生出令人向往之意。

    “嫔妾季氏,给太后娘娘请安,给皇上请安,给贵妃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便是季昭仪么,真是个美人啊。”贵妃强作嫣然,听太后所说,本以为季昭仪老实安分,不想又是个狐媚!

    “娘娘雍容天香,嫔妾望尘莫及。”季昭仪装束淡雅别致,确实不比贵妃夺目的华丽,但也叫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而这时,雪月央忽然起身,对南宫澈笑道:“听腻了寻常的丝竹管弦声,未免觉得俗气,臣妾幼年曾学艺琵琶,还请太后皇上恩准,让臣妾抚琵琶助兴吧。”

    既是雪月央主动请缨,不等太后和贵妃应允,南宫澈直接点头,道:“甚好,明公公,去取敏和皇贵妃的“阳春白雪”来。”原来月央也擅琵琶么。他的一番话令太后微微皱眉,轻点头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琵琶声起,季昭仪也翩然而舞,她身体如柔柳,仰面反俯,甩开水袖轻飏飞舞,如划过黄昏天的粉霞,在琵琶乐婉转同碧波荡漾,激昂胜飞泉出岫的音律中,旋转开来的舞裙好似玉莲初绽,美得恰似昙花一现,恍如梦幻。

    舞美,音更动心,琵琶的调子早已脱了世俗之味,时而悠长舒缓,时而清亮昂扬,令武将听得如痴如醉,莫说文臣,当即便有诵出白居易笔下“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“间关莺语花底滑,幽咽泉流冰下难”的冲动。

    究竟是《浣纱舞》衬托出了琵琶乐,还是琵琶乐惊艳了《浣纱舞》,看客听客早已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乐音袅袅,舞姿曼曼,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低缓了下去,若有似无。当雪月央拨动最后一根弦旅时,一舞毕,轻盈的柔纱裙幅随着季昭仪的低跪袅袅四散而开,像一朵粉白的花蕊,盛放在殷红的茵毯之上。

    “臣妾技拙,愿能博太后皇上一笑。”说罢又转头看向月央,轻声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南宫澈微微朝面色略显难看的贵妃蹙眉,没有搭理她,只向季昭仪和雪月央拍手赞道:“季昭仪舞姿恍若天人,雪昭仪音弦绕梁三日,配合天衣无缝,都是我南秦的福气,母后觉得这份大礼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真是给了哀家一个大惊喜啊,好,好!”

    太后看不出是真是假的喜悦,令贵妃心下更是恼怒,席间众妃嫔也是各有所思——这个季昭仪究竟是什么来头?既然容貌出挑,才情多余,又怎会受冷落?

    季冰琅,你终于忍不了了吗。茉妃斟起一杯酒,轻抿入味,“想东山再起?哼,门儿都没有。”

雪央皇后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hiebuy.com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(本站提供:传统翻页、瀑布阅读两种模式,可在设置中选择)

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"听"书

快捷键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