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-目录 | 小说首页 | 用户指南 | 现代言情 | 古代言情 | 完本葡京国际网站 | 书库 | 充值 | 作者福利
背景:

字体:

葡京国际网站

    财王妃带来财王死讯的时候,朝阳脑子都懵了。

    财王府管家和财王很信任的护卫叛变,管家在井里下毒,护卫偷了财王的信物把几个守城的将军都调了出去。财王府成了瓮中之鳖,任人宰割。凭财王的本事和轻功是可以逃出去的,可为了保护妻儿,只能选择拼死抵抗。

    莲心教的救援赶到财王府时,财王已断气。莲心教的人一面护着财王妃和小王爷出逃,一面对付黑衣杀手,就没太注意财王的尸首,等发现的时候,财王尸首躺着的地方已经燃起熊熊大火,财王最终死无全尸,与财王府一起烧为灰烬。

    财王妃说着这些事时,表情是麻木的。财王府的灭门和这些天的逃亡,已经耗尽了她的悲痛和眼泪。她撑到这里,不过是想把儿子魏绍辉安置好。

    朝阳抖着唇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,她觉得脑子昏沉,有些分不清自己现在是否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龙天行、凝霜、裘离、水天心四人两天前就知道这个消息,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朝阳,直到齐欣快要抵达离王府,才让人把朝阳、齐羽、红楼三人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红楼提前得到了消息,并不惊讶,只是她很担心朝阳。

    她握紧朝阳的手:“朝阳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朝阳眨了下眼睛,用力的摇摇头,确定自己真不是做梦,眼睛瞬间就红了,她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财婶,你知道凶手……为什么要灭财王府吗?”

    财王妃空洞的眼睛看着朝阳,好长时间才开口回答:“黑衣人之中只有康家的康裕和卓家的卓清铭暴露了身份,他们说六王欠的债该还了。”

    楚朝阳:“康家和卓家是江湖中名列前茅的名门世家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二十多年前,很多名门世家的家主和一些帮派的帮主,以及敌对的文臣武将都被六王暗杀了。”

    楚朝阳“……”

    凝霜不解:“这么多年他们都忍着,为何现在突然找我们报仇?”

    裘离冷笑:“以前我们大权在握,帝王对我们信任纵容,哪怕他们心里有天大的怨气,也不敢找我们。现在不一样,帝后形迹不明,朝堂诡异莫变,在别人看来,我们的地位也岌岌可危,他们想要混水摸鱼,趁机报仇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水天心盯着裘离,眼含警告道:“你别乱来!”

    裘离眯着眼:“乱来?现在是谁乱来?火烧财王府?让魏财死无全尸?他们真当我们六人改吃素了吗?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这……也是你们曾经欠下的债……”

    裘离:“呵呵,我们欠的债多着了,那些人要是没有本事全都讨回去,就全部给我等着死吧!”

    裘离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气得发抖的天心,一声不吭的龙天行和齐羽,不知如何是好的朝阳和红楼,以及神情苍白恍惚的齐欣,凝霜叹息一声,追着裘离而去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以杀止杀,可别人都杀到头上来了,不狠狠的还击回去,以后麻烦恐怕会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朝阳抱着齐欣,“财婶,你先去休息一会,醒了我们再聊。”

    齐欣摇头:“我睡不着,我想再去看看辉儿。”

    齐羽皱眉,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详?

    红楼和朝阳陪着齐欣回房后,龙天行眼神锐利的看向齐羽,道:“羽儿,魏财真的死了吗?还有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齐欣也不说话,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看着睡着了的儿子。

    朝阳和红楼开始还试图和她说话安慰她,可不管说什么她都没回应,两人也就静静的陪着她。眼看都到后半夜了,齐欣还一点休息的意思都没有,两人互看一眼,朝阳便点了齐欣睡穴,轻轻的扶着她躺下。

    出了门就看到齐羽等在那儿,朝阳忍了一晚上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红楼看着走过来的齐羽,默默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齐羽抱着朝阳,轻声说道:“笑儿,哭吧……把这段时间所有的不安和担心都哭出来……羽哥哥在这,什么事都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朝阳双手不自觉的抓着齐羽的衣服,哭泣道:“都是我的错,都是因为我,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。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财婶和小绍辉,我甚至都不敢说要替财叔和财王府那么多条人命报仇。羽哥哥,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悲泣自责无助的朝阳,让齐羽的心闷闷的疼,可他却不得不选择无视这种疼痛,只能说些无意义的安慰:“笑儿,不是你的错,有些祸根早就埋下了,不是现在,将来的某一天也会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朝阳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六王身上背负着那么多条人命,一旦有人以报仇的名义开了头,那其他仇家肯定会蜂拥而至。依六王的手段,来报仇的人多数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财叔已经死了,她不想死亡的阴影随时跟着另外五个人,更不想他们再造杀孽,可这横着无数条人命的仇恨她要怎么化解?

    从行歌和凌思失踪后,她想过无数可能,做过很多坏的打算,却从来不敢去想身边有人可能会死亡。

    死亡是什么?

    死亡就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了!就是再也见不到了!无论你因何理由想见他,都已经无处可寻!

    

这个世上很多事虽然不可以重来,却是可以弥补,但前提是你想弥补的对象还跟你活在同一世界,你还可以找到他,而死亡却是把这种弥补的机会都夺走了。

    冤冤相报何时了,这话谁都会说,可真的搁自己身上了,谁能做到自己在乎的人从这个世界消失而不去怨恨?谁又真能做到一笑泯恩仇?

    朝阳靠在齐羽怀里,哭着哭着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竭尽所能的表现出轻松的样子,每天都笑容满面的在众人面前周旋,实际却是神经紧绷,常常都会被恶梦惊醒。

    财王的死是压塌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她的担忧和悲痛彻底爆发出来。悲伤过度加痛哭发泄一场,不自觉的就陷入昏睡。

    齐羽抱起她回离王给她留的房间,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然后用手指温柔的擦干她脸上的泪痕,吻了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笑儿,好好睡吧!”

    齐羽找齐欣的时候,已是四更,齐欣已经醒了,直挺挺的坐在床边看着依然沉睡的儿子。

    齐羽:“三姐,你这是准备陪辉儿一宿,就随财王而去吗?”

    齐欣的眼睛动了动,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齐羽:“如果没了财王你就活不下去,你何必把辉儿生出来?他现在才八岁,你让他一个孩子怎么活下去?”

    齐欣:“……我相信你们会对辉儿好的,就像当年我们对笑儿一样。”

    齐羽:“像笑儿一样?如笑儿这般宁愿孤独飘泊也要寻找爹娘吗?她的爹娘尚有可能寻到,你让辉儿将来去哪找你们?”

    齐欣沉默,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犹豫和动摇。

    齐羽叹息,果然,对已经心存死志的人,讲什么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齐羽:“三姐,你亲眼看到财王的身体被烧为灰烬吗?你真的能确定他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齐欣瞪大眼睛,一直空洞无神的眼睛突然有了神彩,她突然想起了魏财曾经玩笑似的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欣儿,你记着,我只要不是寿终正寝,那不管什么情况下的死亡,你都一定要把我的尸体保护好,三天之内千万不要下葬。”

    齐欣:“皇……小弟,是不是你……夫君真的没……我……小弟……”

    太激动了,齐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,她突然向齐羽跪下,她相信齐羽一定知道她在期待和奢求什么。

    齐羽扶起齐欣,对她点点头,看着她喜极成泣,想要疯狂大哭大笑来宣泄心里的感情时,对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道:“六姐,有些事需要你去做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王府也来了访客。

    黑衣蒙面打扮的司马如雪,让水天心很惊讶:“雪儿,怎么做如此打扮?”

    司马如雪一边递给水天心一封信鉴一边说道:“一直都有高手在监视我和我哥,为了避开他们不得不做如此装扮。”

    等水天心看完信后,又继续开口道:“我和大哥早就察觉不对劲,但一直都没查清楚他们意欲何为,更没想到他们竟然暗中结盟了。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要把我和我哥或者说天龙城拉入局内?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设了这么多局的人会看不透,如今的天下势力最稳定的就是天龙城、龙哥哥和凌思这三方,这三方势力真的不计代价的斗起来,那这天下就散了。这对想要谋夺皇位的人来说,怎么都是弊大于利。

    水天心:“在行歌碧儿面前杀了薛念凌思而放了他们,那么你首先就会成为被怀疑的对象,之后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坐实你的罪名。这是为了让天龙城和陆无双以及无情彻底结下怨,再让行歌这一方势力陷入两难,里外不是人。这一计针对的不是谋夺皇位,而是我们,或者说是曾经的天龙国和月国。结盟那些人里,有人要对付天龙国和月国的所有后人。”

    司马如梦:“怎么会?我们天龙城一向都主张和平,从不与人结怨的。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行歌信上说他要先回一趟鹰谷,可能是他发现了什么,想回鹰谷找到相关记载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司马如梦脸都黑了,她嘟着嘴道:“龙哥哥还打算把凌思也带去鹰谷!水姑姑,你也承认凌思的身份吗?我看龙哥哥是被美色迷昏了头,这凌思根本就不是个善茬,要是她心怀不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水天心摸摸司马如梦的脑袋,道:“梦儿,行歌想设的局,首先得保证他和凌思真的能够互相信任,他和凌思也已经是夫妻,我相信陆无双的女儿品性不会差到哪里去,他们这一趟鹰谷之行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还有,梦儿,之前我们纵容你给凌思找不自在,是因为行歌自己本身就没想清楚,我们不知道他们会走到何种地步。但是现在,他们已经确定彼此,那就证明你已经出局,你以后不要再掺和他们之间去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如梦红了眼睛:“水姑姑,我不甘心!我跟龙哥哥青梅竹马,我从小就喜欢他,为什么他还会喜欢上别人?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梦儿,感情的事是不由自己控制的,并不是你比较好或是你们一起长大,他就会爱你。你还小,你对行歌的喜欢还没深刻到爱的地步,所以你还能在他成亲后想方设法的给他们找不痛快。趁现在还没深陷之前,赶紧抽身。姑姑相信你以后会遇到爱你的也值得你去爱的好男儿。”

    司马如梦:“姑姑放心,梦儿分得清事情的轻重,不会假公济私。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姑姑相信你,你们五个孩子中,行歌看似最聪明,实则却没有你和如风理智。”

    司马如梦:“姑姑过奖了。鹰谷和天龙城几百年的传承,我们决不允许在我们这一代断了。既然有人费尽心机想要离间我们,我们岂能不将计就计如了他们的意?姑姑,如若梦儿之后有所得罪,还请姑姑不要与梦儿计较。”

    水天心:“放手去干吧!姑姑相信你们!”

    出了离王府,司马如梦神色晦暗不明,她低垂下头自言自语道:“出局了吗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后,离王府的围墙上显现了之前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身影。

皇位不好坐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hiebuy.com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(本站提供:传统翻页、瀑布阅读两种模式,可在设置中选择)

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"听"书

快捷键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